首页 > 文化教育 > 摘抄

【驿路心语】我怎么爱上了文字

2020-07-01 08:39:40 来源: 点击: 文字:(,,)

高粱秋

半路起家,且文事凋敝,公知化、商业化、娱乐化,嬉皮化,用李好书老师的话说,“千万别告诉别人,你喜欢文学。”在如此不是时候的时候,钟情文字,连我也无数次问自己,为什么?

仅仅为归还谁人少年梦?想扬名立万?发泄自我?跻身大家行列?打发无聊时光?……似乎都是 ,又都不是。

文以养生。这念头冒出来,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读读写写,青灯黄卷,吸烟熬神;油瓶倒了懒得扶;朋侪相邀倦于应酬;拾些碎纸片如获至宝;公园散着步突然停下来扒拉手机……如此近乎病态的状态,于养生何关?

其实,每小我私家的身体、心理结构差别;生活阅历差别;所处情况境遇差别……能够愉悦心身的方式方法也就差别。有人喜欢健身;有人喜欢打牌;有人喜欢吆五喝六当向导;有人喜欢月夜独笛倾诉心田那份柔情;有人喜欢绞尽脑汁、费尽气力去挣回花花绿绿的钞票在人前展示;也有人喜欢钻进石榴裙下,滥饮发酸发霉的爱之琼浆,打发风骚倜傥的残缺流年;这不,在我写这段文字的时候,身边杨树荫里,就有一个粗粗壮壮的老太太,逮着一个苦笑投合、频频想起身逃离、与她一样老的女人,正手舞足蹈、栩栩如生地前三百年后五百年地夹叙夹议絮叨着自己的针头线脑、琐闻趣事呢——真不知道她记性咋那么好,面上情感咋那么富厚,语言咋那么灵动生风?说得唾沫星子四溅而浑然不觉。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就是如果能够让她说到感受累了的时候,说到纵情的时候,她一定会如富人去外洋花几万元打一针什么素一样,会满身舒坦,多活个十年八年的。

我之于文字也一样:身边的琐碎调治不清,躲进书页里,听昔人怎么形貌他们遇到恰巧我也遇到了的生活纠纷羁绊;不分季节、阴晴,随时随地摘取文字里的良辰美景贪婪地把玩;几句通透的文字,灯一样照亮了生活的来程后路;陪着小说里的人物,让情感排山倒海,似乎也拉长了自己在世的年轮;把轻易放入经典,让经典辉映轻易,自己好像一半醒着、一半在梦里,平添了生活的情趣、别开了感悟的纬度,也就乐在其中了……久而久之,遇到了急难险重的事情,除了翻自己履历过的老底儿,还可以去阅历里找找谜底,寻昔人指点迷津,频频下来,收获竟然还不少呢!

看多了,自己也比瓢画葫芦:把有情节的叫小说,把是非句叫诗歌,把东拉西扯的叫散文、叫随笔……,有时候也发往报刊平台上,厚着脸皮让人看——有模有样没有不知道,能不能载入史册也不管,熬灯艰苦在所不计,别人说长道短全当听不见;就这样与文字死缠烂打,就这样与几个知己相互切磋取暖;就这样送日捞月,就这样追逐着自己的清欢。

没有想过成为什么家,也就无所谓故作矜持地翻阅文章的文籍出处;不想大红大紫,就很少顾及文章的能量是正了还是偏了;没有阅读量带来的收益,所以不必去下半身寻摸文章的香艳与看点;不是为了评职称或者捞什么会员的头衔,故不用舔着脸去请那些权贵编辑们的客,让自己在XX刊物报纸上能够刊登几篇;也没有刻意去拿什么大奖的野心,很少把文字妆扮来妆扮去,弄得浓妆艳抹去地去疑惑评委们的眼;就是随心随性随时随地,把想到的想清楚,把想说的说出来,把想写的敲击成字;甚至有时候就是为写而写,当心里的块垒敲击成文字之后,使命也就算完成了,不妨让它永远睡在手机或者电脑里,等候某一天再被我拧着耳朵拎出来。

就这样一路走来,竟然忘记了自己已经退休;有时候也会忙得手不释卷,妻子喊了几声“饭好了”,竟然能够听不见;虽然没钱去打谁人什么素,居然感受自己又年轻了一些,活的有滋有味儿的,比上班还兴奋;孩子们频频给购置健身卡,都退给他们自己用了。

“健脑就是健心,健心就是健身。”虽然自己的理论有些偏颇,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事情,就是这么简朴,就这么简朴!

2020.6.29

作者简介

索金书,笔名高粱秋,河南省安阳人,安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大专学历,喜爱文学。

以为文章不错,就点个在看

责任编辑:

上一篇:双面马雅可夫斯基

下一篇: 农民事情家何真宗的梦想是——用创作为农民工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