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公开 > 重要文件

你家孩子,有自己“隐秘的角落”吗?

2020-07-07 07:33:41 来源: 点击: 文字:(,,)

『隐秘的角落』开播已近一个月。

但我们今天想聊的,不是那条「心形曲线」,不是张东升约你「一起去爬山」,也不是朱向阳的「黑化历程」。

我们想谈的,是一其中国大多数家长都忽视的问题:

你的孩子,能在都会里,找到谁人让他们开心的谁人「隐秘的角落」吗?

日本修建师青山周平认为:

在儿童发展的历程中,都市里「隐秘的角落」的价值,被家长们严重低估了。

青山周平日本修建师。1980年出生于日本广岛,结业于大阪大学,现定居北京。左图|被访者提供 /右图|李伟

就此话题,我们专访了青山周平。

〈以下是他的口述〉

许多家长都不知道,其实都会里的一些「隐秘的角落」,对你孩子发展的影响庞大。

大家都知道我是日本人,2005年,我定居北京,在这里做修建设计。刚到北京的几年里,北京城的许多公共空间还很有意思。

好比许多孩子,会去一些老修建之间的小巷子里「探险」,或者在差别的胡同之间「接触」。

一座都会里,如果多一些给小朋侪玩耍的「隐秘的角落」,那真是太完美了。

这点我就深有体会。

我的老家在广岛,是一座海滨都会。

我的小学就在濑户內海边,从我家出发,走路十分钟,就到了学校。

直到现在,我都很纪念我的小学,因为放学后,我可以去「都会探险」。

为什么呢?

因为在日本,每栋屋子周围,都市有一米多高的围墙,屋子和屋子之间,总会发生一些让成人「模棱两可」的漏洞。

这些漏洞,这些角落,让我和小同伴们,天天格外期待放学回家。

日本大分县,民居之间的门路/2018

放学后,我们一般都不走大路,我们更愿意走这些屋子之间的漏洞,弯弯曲曲,曲径通幽,很有意思。

被老师品评了,我们就会挤在这些小通道里相互诉苦,发泄一下情绪,然后相互讽刺;

一天下来太无聊的话,我们在这些漏洞里「躲猫猫」,也许你的同桌、死党或者暗恋工具,就「匿伏」在第二个路口的拐角处;

遇到不会做的数学题,我们就把作业本摊墙壁上,你抄抄我的,我抄抄你的,有时候,这种解题效率,比把作业本放在学校、家里的课桌上更高。

我很纪念那段日子,那段放学的时光。

上高中后,我迷上了足球,有时踢完一场90分钟的球赛,我会直接去那些“隐秘的角落”玩。

但那种感受已经找不到了,因为高中离我家远一点,高中以后,我就开始踩单车上学和回家了。

日本大分县别府市火车站透过油屋熊八雕像寓目都会/2018

日本京都市政厅大门的左边设置木制的滑滑梯和动物造型/2016

我为现在北京的孩子感应遗憾。可能往前倒退个10年左右,也就是我刚到北京的那几年,北京城里另有许多「隐秘的角落」。

这些隐秘的空间,无外乎几个特点:隐蔽、有趣、还捎带一点点「危险」。

隐蔽、有趣,这些都好明白,「危险」是怎么回事呢?

我这样明白那些「隐秘的空间」的「危险」:

许多小朋侪会以为,一些修建漏洞、神秘角落、街道转角、地下通道、高层天台、公共长廊、犄角旮旯……这些地方很有意思,因为它们跟自己以往的生活履历,完全纷歧样。

但大部门家长都认为,这些地方极其「危险」:

神秘角落?被小流氓掠夺了怎么办?

街道转角?被汽车撞到了怎么办?

地下通道?被坏人拐走了怎么办?

高层天台?不小心摔下去了怎么办?……

广州某城中村正在被拆除/2012

北京廊房胡同/2007

在中国,岂论是北上广深,还是小地方的都会,住宅区的屋子,界限都很清晰,空间也很关闭。

对小朋侪来说,他们放学后,不会像我小时候在广岛那样,轻易就能找到「模棱两可」的角落。

不得不说,家长的担忧确实有原理,但这种对孩子的「过分焦虑」和「充实掩护」,也间接加速了都会修建的「一次性」和「去儿童化」。

如今,都会里的许多地方,其实都是「一次性」和的「去儿童化」的:住宅修建用的是一次性设计、一次性施工,内里没有太多的变化;

学校修建则是一次性计划、一次性教学,所以每个学校都和它所在的都会一样,气势派头单一,千篇一律。

青山周平在北京的事情室。Photo|李伟

2005年后,我和妻子藤井洋子加入了SAKO修建设计工社,我们其时做了一个幼儿园、一个小学的修建计划:天津塘沽幼儿园、天津塘沽小学。

为了「搞怪」和「有趣」一些,我把幼儿园和小学的走廊,设置为倾斜角度——没那么陡峭,但小朋侪走过时,会发现这个地面,和一般的地面不太一样。

他们很可能又转头再走一遍。

这个走廊,就成了孩子们相同、发现、玩耍的一个空间。

除了倾斜走廊,我还在塘沽小学的教学楼里,摆设了一个「彩蛋」。

在差别年级之间,我造了一个连廊,三年级的学生走过这条连廊时,会经由二年级课堂,也许他们会好奇:

低年级的学弟学妹在玩什么?

和我们有哪些纷歧样?

这让差别年事段的孩子之间,建设起了许多微妙的联系。

SAKO修建设计工社作品,天津塘沽小学。Photo|被访者提供

我妻子还提议,可以在走廊上建一个圆形飘窗,她告诉我:「圆形很受小朋侪接待,他们肯定会被这些飘窗吸引」

我以为很有意思,于是把这个设想付诸实践。现在,这些飘窗已经是一个「微型游戏空间」,这个镂空的飘窗里,可以容纳1-2个小朋侪。

在设计历程中,也有家长说,「这些飘窗直通楼梯,万一小孩摔下来了,怎么办」

我无言以对。

「宁静」和「有趣」,这是儿童修建设计师永远难以平衡的两大元素。

我只能告诉家长,我会只管把这种宁静隐患降到最低。

但我并不会刻意用设计去要求小孩子,不会让小孩子去迁就一个修建、一个空间,一个角落,因为在今天,中国孩子的空间选择权,实在是太少了。

海口市的老街/2017

西安大唐芙蓉园/2018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现代都市修建的最大问题,是把越来越多看起来「危险」,但其实有意思的修建拆掉了。

当所有的事情都变得稳重、宁静、万无一失,当所有孩子都只能在洋火盒的教学楼里玩耍,当所有人都按部就班地打卡上班,那这个社会另有什么缔造力可言呢?

大三那年,我决议辍学,背包去周游世界,因为对我来说,学校的课程已无秘密可言,这个世界,就是最大的「隐秘的角落」。

如今,我的许多设计理念,都泉源于那次横跨西欧和亚非的大学三年级旅行。

我希望,更多小朋侪能走出家门,走出学校的大门,去寻找那些散落在都市、乡间的「隐秘的角落」。

这个寻找「隐秘的角落」的历程,也是你寻找自我、自由的历程。

广州棠下村/2012

采访 / 撰稿 / 编辑

马舍博

摄影 / 图片编辑

偕越

视觉 / 排版

巢知风

文中图片除署名外均由偕越摄影

「知形」原创作品

责任编辑:

上一篇:黄石市教育通知:全市高中招收艺体特长,取消800米及以上等猛烈运动项目测试

下一篇: 第2296期:走路也要去看妈妈,孩子别哭,​给留守孩子家长的建议《不想长高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