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要闻 > 教育信息化

这个美国人,给中国乡村孩子们带来2500多所图书馆

2020-01-12 22:41:39 来源: 点击: 文字:(,,)

“城里的孩子能常去书店。”

在贫困地域的教育获得广泛关注的今天,特殊儿童群体和乡村孩子的阅读需求是否获得重视?

凭据中国扶贫基金会、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和亚马逊中国团结公布了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域的乡村儿童阅读陈诉。陈诉显示,在受访的乡村儿童中,凌驾70%的孩子在一年当中阅读的课外书少于10本,36%以上的儿童甚至不足3本,而一本课外书都没看过的孩子占比快要20%。

而早在2016年公布的《中国都会儿童阅读观察陈诉》中讲明,北京、上海、广州等7个大中都会,有64.2%的受访儿童每年阅读凌驾10本的课外读物,62.9%的家庭年均为孩子购置的书籍数量在10本左右。

如此庞大的数字差距,关乎中国下一代的未来。

13年前,32岁的美国人Tom Stader和他的四个朋侪,为大连市的两个孤儿院各捐助了一所小型儿童图书馆。以此作为开端,Tom在社会爱心人士的支持下,建立图书馆计划(The Library Project)。

停止2019年6月,图书馆计划捐助了2500余所的中国乡村小学,笼罩27个省份,以校园图书馆或班级图书角的形式,资助凌驾一百万名的中国儿童感知课本以外的多彩世界。

“我们从已往、现在到未来,都只做一件事,那就是专注于提高儿童的读写能力。”Tom说道。始于中国,现在,图书馆计划将捐助的规模扩大到越南和柬埔寨等其他亚洲国家的贫困地域。

“改变,从一本书开始”

2006年,中宣部、中央文明办和新闻出书总署团结相关部门提出将“全民阅读”作为学习型社会建设的一项重要举措。

这一年,是Tom Stader来到中国的第三年。“那时候我在大连一所英语培训学校事情,我和同事们周末会去孤儿院支教,这也是企业社会责任中的一部门。”

除了教孩子们英语,Tom和朋侪们决议再捐一些课外书。很快,他们募捐到了3000本图书,并筹集到了500美金,给两个孤儿院带去桌椅、书架和一些教学器具,两所孤儿院的儿童图书馆也就此完工。

初衷简朴,却不平凡。当他把孤儿院图书馆的照片和孩子们的笑脸与朋侪们分享时,Tom连续收到了更多的善款。“我喜欢挑战自我,不停实验新的事情情况。”2007年,他去了越南,并在空闲时间对那里的一些特殊群体举行图书捐赠。他坚信,阅读能带给人气力。

2017年尾,Tom收到了美国企业家Kevin Kruse的邮件,“他愿意给我们提供资金去开发一个明确而且可靠的项目。”不久之后,Tom辞掉了在越南的事情,建立图书馆计划并回到中国。

中国贫困地域儿童的阅读逆境远比Tom想象的更为庞大。“十几年前,我们造访的小学,大多数有着很大的图书馆,有上千册的图书,可是内容却很是陈旧,基础不适合儿童阅读。有的图书馆甚至锁着门,孩子们很难接触到。”

这映射出背后环环相扣的问题。“那时候,学校有基于学生数量的图书配额要求,他们多以较低的预算买一堆并不适合孩子们读的书,然后束之高阁,以应对政府的羁系。”他说。

通过直接和政府互助,以及一次又一次亲身探访,Tom和他的团队不停寻找着有最迫切需求的乡村小学并予以资助。“对于满怀希望、憧憬未来的孩子们来说,书籍能够资助他们思考,发展为真正具有独立人格的人。”

据芥末堆相识,图书馆计划现在95%的捐助发生在乡村小学,且规模不大,大部门的学生人数在50到200人之间。所选图书也以支持中国教育体系为首要尺度,“这是很是重要的。”Tom强调。

同时,他和团队会挑选每年市面上的脱销书,确保捐赠图书的内容能够切合孩子们的阅读兴趣。“我们捐赠的书籍,百分之百都是在中国刊行而且用中文出现的。”

“只捐书并不够,还要培训老师”

2019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新时代推进普通高中育人方式革新指导意见》中明确表现:“2020年的高考、中考将扩大考试规模,小学知识也是必考内容,最大限度地提升全体学生的广泛阅读水平。”

同时,文件提出从2019年秋季学期开始,中国所有的中小学生语文课本将启用部编版,不仅对于课外书目有所指定,更对学生们的阅读知识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当考试内容越发注重综合素养,似乎为原本就缺乏教学资源的乡村学生带来更大的升学压力。这一点,Tom和团队通过对项目的回访和反思也意识到了。“图书、书架和桌椅等资源和设施的捐赠不能从基础上解决问题,要确保孩子们真正学会阅读。”

所以从2012年开始,图书馆计划开发了另一个路径:培训老师,让他们具备科学地指导儿童阅读的能力,凭据图书馆计划多年的项目调研数据来看,这是乡村西席普遍缺乏的。

“我们发现有的学校有一些不错的图书,可是因为老师的能力不足,很好的资源并没有获得合理使用。”在详细的西席培训方面,图书馆计划会在捐赠时对西席举行线下教学或者线上授课,有时也会在周末组织100到250人,举行区域性培训。停止到2019年6月,图书馆计划共培训西席9036名。

在受捐乡村小学的实践中,古诗配画、思维导图和读后感记载,都成为了老师和孩子们向图书馆计划和爱心人士表达谢意的最好回馈。

△孩子们制作的思维导图 图片泉源:图书馆计划

现在,在对于捐赠图书的选择上,配合当前教育体系的同时,STEAM理念在乡村教育中的流传也成为了图书馆计划的下一个目的。“除了图书,我们也需要为老师们提供辅助的STEAM教学工具。”越来越多的实验室也在Tom和团队的努力下,逐渐建成。

“注重项目效果和机构运作透明度”

回首13年间图书馆计划在中国从落地到稳健运营,Tom重复提到的一个词是“幸运”。

也许是乡村儿童阅读紧迫需求,也许是捐赠的图书内容对中国教育体系的“百分百支持”,图书馆计划并不像大多数涉外公益项目在中国推广时遇到或多或少的阻力。

“做任何事都市有难题,但我们的项目在中国获得了很好的支持,从政府、教育部门到基金会、社会企业和互助学校,我真的很是幸运。”

图书馆计划的中国办公室设在陕西西安,除了地理位置优势的考量,Tom提到:“最初建立这个计划时,西安为我提供了一间免费的办公室,这对其时资金难题的我们来说简直太棒了。”

2018年4月,图书馆计划团结无锡灵山慈善基金会建设了图书馆计划专用基金。专项基金的善款主要来自于爱心企业、爱心团体及爱心小我私家,由基金会羁系使用。

项目的大部门志愿者来自互助机构,也接受来自网站的申请。志愿者会到场详细的捐赠运动或者作为图书馆计划团队的一员跟进整个项目的运营。

“大多数捐赠方会在捐赠的当天来到现场,我们尽可地让他们到场到每一个环节。”Tom告诉芥末堆:“我们专注于项目效果,也注重机构的财政效率和运作的透明度。每一年,图书馆计划都市对项目的落地举行跟踪和评估,并形成陈诉提交给捐赠方。

2019年,图书馆计划获得“阅读改变中国”年度阅读推广机构提名。

在中国事情16年,谋划图书馆计划13年,Tom见证了中国乡村教育的不停生长:“我很自豪能在如此重视教育尤其是儿童教育的国家事情,和十几年前相比,如今的中国乡村小学的老师们真的很是努力,他们想要成为更好的教育者。”

责任编辑:

上一篇:英语专家为你解读,2020年河南中考英语革新对哪些学生影响最大?

下一篇: 这次轮抵家长蒙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