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建工作 > 工作部署

银行下层这么苦,到底是谁的错?

2020-06-22 17:15:11 来源: 点击: 文字:(,,)

「行长,我知道银行在转型期,但下层这么苦就不能改善改善?弱势群体就不是人吗?」

行长笑着说:「行里也在努力为每个群体争取到相应的权利。我相信在双方的相互明白与配合努力下,一定能早日实现这个目的的。」

「您这跟不说有什么区别吗?」

行长:「总之,这事是急不来的。」

固然,以上故事纯属虚构。

因为我比力理性,不到万不得已我绝不会主动去当这个出头鸟,而且我始终坚信改变自己比改变外界更可控。其次,我在银行呆的时间也确实不长,不到半年。从发现问题,到提出设想,到落地行动跑到行长办公室,这个时间周期显然不够。

但这也确实是我一直想搞明确的问题,所以我带着这个问题告退了,逐步的,我也找到了谜底。

不要局限于情景中,跳出问题看问题,才气更容易发现真正的问题所在。

01 行长的错?

网点的事情总是很疲惫,岂非是行长一直居心为难我吗?

不是的。

在银行的权力级别是根据柜员-司理-主任-行长 这个顺序排列的。

拥有着资源掌控权的行长或者向导为了能恒久稳定保持自己的现状,所以更要努力维持稳定。

千万不要误以为行长刁难你或者针对你,真的,没有任何利益,而且也没谁人空。

作为行长,甚至须要的时候还需要去主动抚慰你,以便能更好地提升事情效率,淘汰不须要的摩擦损耗,一环扣一环地使整个网点获得优化。

确实存在从自上而下的统治但同时也存在自下而上的依存。

行长之所以是行长,就是因为可以靠着自身所拥有的资源去肩负整个网点的业绩指标。如果缺少了能与网点所相匹配的行长,有些网点也终将消失,这一定会影响到相关的从业人员。

想想那些已经灭绝的物种不就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资源去维持自己的生存,最终被自然所淘汰消亡。

所以柜员的自我修养不就是先开始试着明白行长吗?

02 银行的错?

那为什么这份事情总是让我以为很疲惫?是银行的错?

也不是的。

不管任何商业公司,焦点永远是围绕着赚钱而来。

所以人为高待遇好的人要么是离焦点业务近要么能带来可观的业绩资源或者行政资源的人。

你要是每个月都能给网点带来客观的存款或者能把种种业绩拉满,那还打什么卡上什么班,直接回家休息月底定时来报道就行了。

存款拉不来,营销任务完不成,所以需要着力撑局面的事情自然就一个都少不了你。

我曾经以为忙完这阵子的ETC就能获得短暂的喘息,但在通往业绩指标的路上永远没有止境,或者说早在ETC之前,这些任务一直都是客观存在的。

完成不了业绩,就只能「自愿」多孝敬一些时间,孝敬一些劳动力了,永远也跳不出这个循环。

进银行的第一天,向导在晤面会说上「银行会给你们提供一个很大的舞台,只要你们有能力抓得住」

但随着事情久了,我连时机的影子都没见着啊,但这并不影响这句话是对的。

厥后我明确那是因为我基础就不是行里所需要的「资源型」人才,是我没看懂规则。

这么说下来似乎谁都没有错,也许这个问题自己就错了。

因为下层的问题不需要解决,或者说永远没有措施解决。

永远都市有下层泛起,总会有人处于下层。

你能做的就是不停累积资源累积能力,当你不是下层了,你也就不以为有问题。甚至当你足够强大时你可以去设定规则使用规则。

退一万步讲,纵然银行把你折腾的里外不是人的时候,错的固然是银行。可这个结果永远都是你自己负担啊。

成年人看利弊,小孩子才只看对错。

千万不要指望一家公司就能改变整个行业或者整个社会都无法改变的现象,看清自己真实的处境然后找到自己该走的路,出发。

最后,你可能想说,那为什么就不能让每个下层员工都舒服一点,就像以前那样?

对不起,你也说了,像以前那样。

可是随着现在的银行市场的开放化,猛烈的竞争早就导致没有富足的资源去维持「下限」了。

马尔萨斯陷阱早就展现了人类在有限的资源中永远都市面临无限的分配矛盾,而这样的矛盾永远都市客观存在。

谁都想在北京三环有套屋子,能满足的了所有人吗,现在五环都得限购而且上车票似乎还挺贵的。

以前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门口有家银行。

小时候一直不知道大人们挤在内里做什么,只知道内里人来人往。

而我这样的小朋侪似乎永远与这个明亮的大厅隔着无法跨越的距离。

偶然的某天,再次途经,恍若前尘隔世。

责任编辑:

上一篇:“小太监”的身边事

下一篇: 下层交警与派出所整合要因地制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