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建工作 > 工作部署

“小太监”的身边事

2020-06-17 22:11:52 来源: 点击: 文字:(,,)

三上军级机关,三下旅团下层;在机关展现才气,在下层积贮气力。我的军旅人生曾这样潮起潮落过,影象最深的可能还是在D军司令部办公室做秘书的日子,可谓开阔眼界长见识,也发生了许多故事。我曾跟一战友戏说过:首长是军级干部,我是副连职干部,差了十来个级别条理,职级悬殊太大,就如普通同科员与省部级向导的差异,我这个秘书就像个小太监,事事审慎,还要阉割自己的个性喜好。

一些大首长的秘书、司机等身边人一般都有2号首长的代称。不外,我是公共秘书,服务工具是军里的15个智囊职首长,摆设首长的日常事情:按向导职责分工分发他们的"作业"——呈批件和阅知件,通知提醒首长要到场的集会运动,陪同接待首长的客人等等。2006年,“八项划定”还没有问世,智囊职干部都是有专车的,司机也就成了2号首长,有的司机做的很“到位”:首长家的吃喝拉撒都全权卖力,如同管家一样。

我也知道自己被尊重的是“太监”的这个位置,并不是我小我私家的魅力。有的首长看得更明确,记得有一个曾经的老首长董政委,厥后到北京做大官了,很是随和,他曾诙谐地说过:穿上戎衣,我是首长;穿上便装,我就是一个糟老头么。他天天早上起得都很早,穿着便装和队伍大院里扫除卫生的老头、老太太聊得不亦乐乎,固然不是聊“三个代表”重要思想。

首长大多是平和可亲的人。那时经常接待来自各方的首长客人,景点去的次数多了,苏南的景点我基本上都是自己解说,无须再劳烦解说员了;队伍的旅团展馆、荣誉室那就更不用说了,娓娓道来。记得有个总部的上将首长观光某旅荣誉室时,我讲着讲着突然跳过了不少展示内容,指着一幅图片说道:“××年×月×日,××少将视察该部。”××少将其实就是这位上将的女婿,我是居心想逗逗上将,看看他的反映,他看了看我,笑了笑,欲言又止,陪同的几位首长也都心照不宣地笑了。

不是所有的首长都市按套路出牌。记得有一次,一个军委上未来视察,行程当天下午已经确定好了,第二天上午10点来视察某旅。我是卖力文字质料及会务,本计划第二天上午8点去取预订的两盘鲜花,以为这样可能更新鲜悦目点。吃完晚饭后,我看了看荣誉室、集会室,总以为那里差池劲,想想还是早点部署好省事,我叫了辆军车,与司机一起把外面的鲜花提前拿了回来,部署好一切,才放心地休息。果真夜里2点时,我接到通知到机关大楼开重要集会,原来是首长的行程有变,早上8点直接到旅里来。幸好早有准备,一切部署停当,真是应了“凡事预则立”那句话。

围猎首长的事也不少。在办公室,我经常会收到自称是人民某报、某华社等北京知名的出书社及种种套路打来的电话及传真,向首长推荐出书什么“影响中国五百人”、“世界华人名人选”等等,我的回复简朴管用:我们首长意见很统一,通常免费的我们一律收下,通常收费的我们一律不要。一次,一名驻地的出书商来忽悠说给唐副政委推荐卖书,我就告诉他:“来吧来吧,你先在大门口等着啊,我一会就去接你。”一直让他等了两个多小时,我也没去见这个加入的骗子。固然也有类似电话直接打到首长办公室的,那就要看首长的判断力了,我能做的就是看到类似传真友情提醒一下首长。

江南好,风物旧曾谙。旅游旺季来暂时,迎来送往就很是多了。整天围着景点、饭馆、招待所转,有时吃完晚饭还会陪吃一顿夜宵,我是一个不喜烟酒的人,这些并不是自己喜欢的,再加上一些事务性事情太多,我很快就厌倦了秘书的岗位,想想还是回到旅团下层,发挥自己的特长,做做详细的事,写写看得见的文章。脱离令人羡慕的“太监”岗位后,关于我的传言许多,有人说是司令用饭,我没买单就跑了;有人说是我冒犯了××首长……

(作者简介:常想,就职于无锡市某单元,业余喜好码字)

责任编辑:

上一篇:17位退休部级老检察人紧迫“出马”,为了何事?

下一篇: 银行下层这么苦,到底是谁的错?